神里小姐,接下来的日子…就由我来好好照顾你吧-训诫小说社区-圈子列表-恋疼阁-sp训诫乐园

神里小姐,接下来的日子…就由我来好好照顾你吧

大约数百年前,提瓦特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。这场大战将分散在各国的尘世七执政都卷入其中。有很多人在那场战争中死去,似乎还包括几位最初被授予神之心的魔神。没有人知道那场大战发生了什么,有人猜测,是为了毁灭提瓦特的一个庞大势力,七国在天空岛的指引下联合起来,发动了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侵略战争。对于稻妻人而言,几位跟随雷神大御所建立稻妻的魔神在那场战争中尽数陨落,而雷电将军本人也性情大变,曾经母仪天下的她把幕府变为了追求永恒的工具,而全不在乎稻妻民生。在战争后,将军收养了两个孩子,将赐他们名为“黑”与“白”,据说那是在战争中逝去的将军好友的遗孤。雷电将军将两个孩子当作自己的徒弟抚养长大,教授小徒弟【白】无可匹敌的剑术,教授大弟子【黑】锻造神兵的铸造术。师兄弟两人成人后即离开天守阁各自闯荡,且都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名扬天下。直到有一天,【黑】造出了一柄堪称可以一剑劈开整座影向山的神兵,想要送给雷电将军以报养育之恩。此时的【白】已是在稻妻闻名遐迩的剑客,但苦于一直找不到配得上自己剑术的佩剑,已多次向师兄【黑】请求为自己造一把武器。【黑】自然念及兄弟之情,但离开天守阁时,雷电将军告诫过两人,从此两人之间不可再有联系,遂也无可奈何。【白】心中生怨,竟在【黑】进献宝剑之时杀人盗剑,连夜逃出稻妻。不知什么缘故,一向无情的雷电将军本可降下雷霆杀死【百】,却不知为何变得仁慈了起来,放任其逃出稻妻。不忍对自己养子下手的雷点将军把怒火迁移到了负责保护【黑】的社奉行神里家,不仅相关人员被问罪处斩,家主也为了平息将军怒火剖腹谢罪,不久后,神里家主母也郁郁而终。从此,神里家虽然没有失去社奉行,但地位已然一落千丈。

望着眼前的武士,神里绫华回忆起了小时候这件害得自己双亲含恨九泉的事情。神里绫华可以确定,眼前之人,就是当年杀害【黑】的逃犯【白】,并不只因为他亮得反光的银发与足以碾压自己与荧的精湛剑术,还有其手中佩剑上刻印的字——【天丛云】。正是十几年前,【黑】准备献给雷电将军的神兵。绫华和荧与其鏖战数十合,竟未能有一剑碰上他的身体。相反,【白】似乎有很多机会能给予荧与绫华致命一击,但却并没有这样做,而是一剑一剑划破她们的衣物,时不时轻轻在两女衣服破洞露出的皮肤上轻轻划一下,他似乎非常享受这场战斗。荧在刚才进攻时被【白】用膝盖狠狠地朝腹部来了一下,已经疼得倒地不起,绫华也已力竭,只能用刀撑着地面让自己不至于摔倒,但以无力再战。绫华明白,被击败的下场并不仅仅是被杀死这么简单,从他之前的行动就能看出,被击败后一定会受到痛苦的折磨,再之后会发生什么,绫华连想都不敢想。

“哦,神里家的女儿吗。我本无意加害神里家,或者换句话说,我根本不在乎你们的兴衰死活。不过…今日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,我不好好和你玩玩,岂是待客之道?”白发男子一边说话,一边将倒地的荧俘虏。其腰间神之眼涌出雷电之力,化作绳索,将荧的手脚连绑在一起,不仅束缚荧的行动,也用雷元素的力量满满吸取其元素能量,只不过是以一种十分痛苦的方式。疲惫的荧被摆在地上被雷电折磨得全身不住地发抖,白发男子转向绫华走去。“要结束了吗…不要…”向来稳重的神里大小姐在面对这样生死攸关的场面,也面露惧色。“神里小姐,接下来的日子…就由我来好好照顾你吧。”

时间回到三天前。稻妻使团已经在璃月港建好了大使馆,作为主使的神里绫华在璃月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在璃月港的这段时间,除了主持工作外,闲余时间跟随荧和一位名叫钟离的先生将璃月城玩了个遍,各式各样的小物件让绫华眼花缭乱,五味俱全的璃月菜也让吃饭时极为矜持的大小姐胖了不少。城内玩腻了,荧就想着带绫华去城外转转,毕竟璃月的高山流水也是来到这个美丽国家不可不看的景色。

“你们可到轻策庄去住几日,路途中可以游览绝云间与归离原,那里的却砂木林在黄昏下会与天际线的融为一色,曾是我最爱与友人赏景饮酒的地方。这两个地方听说还隐有仙家秘境,说不定,你们在那里能觅到一两仙家之物呢。”钟离是这样说的。“除了对价格的概念外,钟离对璃月称得上是无所不知呢!我们就去他推荐的地方吧,他觉得好的,那一定就是真的好!”贪玩的荧似乎有些等不及了,拉着荧去向凝光和刻晴辞别后,就以【考察璃月风水地理】为由,一大早就离开璃月港向归离原出发。凝光听说她们要去的地方,还特意给了望舒客栈的信物,让她们在客栈歇脚时能得到特别的关照。荧和绫华走到归离原时,正好是黄昏时。在路途中奔波劳碌的两人寻了处视野较好的山峰,两人席地而坐,看着钟离描述的美景,绫华靠在荧的肩上,丝毫没有在稻妻时庄重的样子呢。眼见天色渐晚,两人准备起身前往不远处的望舒客栈落脚,可就在归离原遗迹附近遭遇了麻烦。

“绫华,等等。”荧走着走着,突然停了下来。其实,绫华也已察觉到了。是盗宝团。眼看在遗迹没有明显进展,这批苦于没有足够的财物缴纳供奉的盗宝团,准备打劫路过行人。不过看来他们是选错对象了。“碍事的家伙。”荧心中火冒三丈,势必要让这些妨碍自己与绫华幽会的倒霉蛋们吃点苦头。“绫华,你站在这儿不要动,让我来解决。”

“嗯,当心。”荧当即拔剑,这些家伙见荧没有神之眼,正放下警惕,数道雷光让他们倒下时脸上还留着轻松的笑容。“实验对象选错了!英雄饶命!我们这就滚!”见识了荧实力的盗宝团果断认怂逃跑。荧解决了这一小插曲后,回头对绫华笑了笑。“当心!”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出于对绫华的绝对信任,侧身闪去。再回头看,自己刚才所在的地面已被一柄利刃砍开,刀痕上还闪着紫色的电光。如果不是绫华的提醒,这道刀痕出现的位置应该是荧的背上。“好险…看来此人是个强者,竟然能在我没能察觉的情况下靠近我…”

“让我来帮忙吧。”绫华也拔出鞘中【雾切之回光】,这是荧在稻妻帮绫华找到的刀中翘楚。荧当然想在绫华面前好好表现自己,但眼下明显是不能大意的时候。“哦,真是把好剑呢。不过,在我的【天丛云】剑下,不过是把好一点的铁罢了。”那人从黑暗中拔剑而出,剑上的光甚至将他的银发都照亮。

回到当下,【白】手中雷电绳索发出的光离绫华越来越近,不想认命的绫华挣扎着想站起来,可这一切都是徒劳…“魈…”荧用最后一口气说出这个名字,【白】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,但很快他就能看到了…“听召而来。”有一位黑发翠衣的少年,像是在一瞬间出现在【白】与绫华之间。“夜叉…你不是,不干涉凡人之事吗。”白似乎有些忌惮少年,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人间的事情,本应由人类自己解决。但是…你若是要伤害她…我绝不容许!”少年变化出一杆绿色长枪,向白刺去。白勉强接住,少年又是一通挥舞,打得白连连后退。白见不是夜叉的对手,一把抓过失去意识的荧,用刀抵住她的脖子:“不想她死,就别过来。”魈不敢拿荧冒险,随即停下。白见牵制住魈,将一卷地图扔给绫华:“三日之内,来这个地方找我。若是你没来或是有其他人来,她死!”说完,白朝地上扔了什么东西,顿时起了好大的烟雾。待烟雾落下,白和荧都消失不见了。

“你醒了。”绫华在一个简陋的小草棚下醒来。身边坐着的那位少年告诉绫华昨夜发生的不是在做噩梦。“荧…”“她被那个人带走了。早知如此,在那个人第一次踏上璃月,我就该杀了他。”魈似乎十分恼火。“荧被他当作人质,所以我不能去救她。你要在三日之内,去找到他们。”魈的话提醒了绫华,看了看床边摆着的那卷地图,似乎还没有被人翻动过。以魈的能力,不出十招就能击败白,但眼下限制诸多,却并没有使魈失去冷静。“只能靠我吗…但是我的剑…还不够锋利…”绫华知道,自己必须负责救出荧,但以自己现在的力量还远不远不够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“弱者才会看重武器的强弱。帝君即使手中空无一物,亦可降服众魔神。你称呼我为魈便是,接下来…我会帮助你变强。首先,让我试试你的武艺吧。”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