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Z的进行曲(上)-训诫小说社区-圈子列表-恋疼阁-sp训诫乐园

【原创】Z的进行曲(上)

前言

错过了她情窦初开的瞬间,错过了她绽放的花季,错过了她忧伤的雨季,等到再见她已经变成了不敢认的迷人女孩。没有看到她改变的过程,也不是改变她的原因……

 

 

 

PART 01故事的开端

 

比她大三岁。

 

仔细回想的话,她最早留下的印象——剪了男生一样的短发,手脚细长像豆芽菜。却穿了很不协调的粉红色连衣裙,动不动就掀起裙子来奔跑。

 

8岁不到的小女孩对走光没有概念,觉得不舒服了就掀起裙子,什么也不顾,她家人想是知道她的毛病,裙子下还穿了条小短裤。

 

她从小就野,野得不可思议。

 

他的父亲非常喜欢她,他的父亲与她的妈妈是同事。

 

他经常在父亲的单位见到她用灰不溜丢的棉绳,绑了奇形怪状的树枝挂在腰间,撒开腿在单位的院子里跑来跑去,有路不走只走墙头,动不动举着竹竿打院子里果树上结的酸涩果子,仰着因为长时间运动而通红的小脸聚精会神,回过头来看见他,心虚地放下竹竿。

 

“铮哥哥,别告诉我妈。”她鬼头鬼脑地说着。

 

看他没有举报的意思,心满意足又举起竹竿打,打下来用脏兮兮的小手递过来:“铮哥哥,你吃吗?”

 

有时会被她妈妈发现,举着竹条满院子追着她打,她在前面跑得飞快,不小心挨下就叫一声,弹跳一下,继续跑。

 

“不打树了,我不打了!”一点骨气也没有立刻就投降了。

 

可这种野丫头,安静起来也安静得不可思议。

 

他去父亲的工作间。父亲是宣传部干事,少有的艺术人才,分配来这镇上后无心权术,一心就扎在美术上,给机关单位画公益广告,给电影院画宣传海报…每一幅都很大挂在很显眼的地方。

 

父亲的工作间就是他作画的地方,在她妈妈办公室隔壁。那一次进去就看见那野丫头居然安安静静站在父亲身后看着,一声不吭,一动不动,只瞪大了眼睛看着。

 

不久之后父亲单位里就流传起一个玩笑。

 

“如果我有希希那样的女儿就好了。”出自父亲的感叹。

 

别的同事随口就接话:“那就让你家小铮把她娶回家,不就一样了?只怕……太野了点!”

 

“小候一点什么?长大了自然就好了!”

 

他在一边听着,不知道什么滋味。

 

他当时六年级,成绩优秀但不拔尖。父亲对他的学习倒不抱太高期望,只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艺术细胞,也能画一手好画。所以他从小的课余时间就是在学画中度过的。

 

只是不管怎么努力,却始终得不到父亲的赞赏。

 

他知道父亲感叹的原因。

 

那个野丫头,不声不响站在父亲身后看了一阵,转头就自己拿支粉笔在黑板上画起来。稚嫩的画面,却灵气满溢。他知道,比自己三年前画得好多了。

 

而且那之后她就真的喜欢上了画画,该野的时候照样野,但开始喜欢拿起粉笔就画起来。

 

后来听说她包办她班级里的黑板报,每两周一次的黑板报评分,她的班级总能得高分。

 

她在同一个学校念三年级,调皮捣蛋第一,成绩却也是第一。如今又多了画画这项特长。

 

所以父亲喜欢她,甚至希望她是自己的女儿。心里有一点点落寞的滋味,而父亲同事调侃的“娶回家”,令他有点恼。

 

她那种野丫头,长大了只会更野。娶回家?别开玩笑了。

 

 

 

PART 02懵懂的青春

 

后来他升上同校的初中部,没机会经常看见她在校舍间和一群男生追打了。偶尔放学会在某个岔路看见她,满脚的泥晃晃悠悠走过来。

 

“小野人,又逃课去山里了吧?”

 

“才没有逃课,我们只有两节课!”她气呼呼地反驳。“我从来不逃课的。”

 

他才想起小学生下午只上两节课,初中才有三节。

 

随口一说而已,她认真什么?

 

这时候突然发现,这野丫头的家人总算觉悟了,干脆给她穿些耐脏易洗的衣服,再没让她穿什么粉红色连衣裙了。她穿着一变,看起来就像小男孩。

 

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他上最后一节课,周围同学都在安静地自习。

 

敞开的教室前门突然传来一声:“陆铮!”全班都抬头看门外,却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

还没回过神,教室后门又传来一声:“陆铮!”

 

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正在往回缩的半个脑袋。

 

他哭笑不得地跑到后门,她已经跑出好远,歪歪斜斜地背着书包,嘻嘻地偷笑着。边跑边回头看,一看他出现在门口,跑得更快了。

 

之后放学又看见她在路边玩石子,偷偷靠近一把拎住她的小胳膊:“看你往哪跑!”

 

“铮哥哥!”她吓了一跳,看清楚是他之后立刻绽放出笑容来。

 

“现在知道喊哥哥了?上次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!被我抓到了吧?”

 

“哪次?”她迷茫的样子不像假装,她已经忘了。

 

而且这笑容,这迷茫的样子,倒真有点女孩子的感觉了。

 

连忙放开手。她一脱了他的控制一溜烟就跑开,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叫着:“陆铮!陆铮!”然后放声大笑。

 

上当了。压根就还是一副天不管地不管的野丫头样子,没什么能奈何得了她。

 

怎么可能娶回家呢。

 

有次听见他的父亲和她的妈妈对话。

 

你们家希希很有天赋,送她去美术班学学吧,我这里也可以教,她来学的话我学费都可以不收。”父亲开办了美术培训班。

 

“我问过她自己了,她说上培训班不好玩,不肯来呢!”

 

“这子玩心怎么这么重!”父亲不悦了。

 

“她说反正她成绩好,不让我们管她。”

 

是个得意的小女孩,家人什么都不干涉,让她自由自在地过着。

 

 

他升上高中。她开始念初一。

 

离开了念了九年的学校,去上市里的高中,基本上就没什么机会见到她了。

 

还是每天练习作画,又被父亲安排去参加种种比赛,名次能拿到一个,但最高奖项总是无缘。父亲很不高兴,他也无可奈何。

 

周末回家的时候,偶尔她妈妈带她来他家里玩。

 

升上高中以后他变得更加安静了,回家也不怎么和家人说话,只是呆在房间里,开着门听她在客厅里热热闹闹地玩玩这个摸摸那个。

 

“那孩子,明明有天赋,就是不肯好好学。如果是我的女儿,才不会这么放任自流。”

 

听见父亲跟她妈妈闲聊。

 

“那就给你当女儿好了。”她妈妈也顺口开玩笑,“也好管管她,不要像现在这么野,女孩子家的野成这样以后怎么嫁人!”

 

“还不是你们惯出来的!”

 

“说好的!”她气呼呼地大声打断,“说好了我成绩维持在前三名就不管我的!不准反悔!”

 

她已经12岁了吧,个子倒是长高了,依然还是一副男生的样子,但嗓音却不可控制地婉转起来,一听就知道是女孩子。

 

“好呢好呢,你不是要找铮哥哥玩吗?他在房间里,你不去找他?一星期才回来次呢。”

 

“他为什么不出来?”她问得小心翼翼。

 

“你铮哥哥说你太野了,怕真的要娶你回家,就不敢出来了。”父亲又乱开玩笑了。

 

“我又不要他娶我!”她哼了一声。

 

“我看你这么野,也就我们家敢要你,要不你就让你铮哥哥娶了算了!”

 

他听不下去了,浑身都不自在,走过去重重地把门关上。

 

他正在叛逆期,几乎有沟通障碍,怎么受得了听家长开这种玩笑。

 

外面安静了一阵,才听见她有点泪丧的声音:“铮哥哥讨厌我吗?”

 

“不会不会。”父亲连忙回答,又朝房间吼,“关什么门?没礼貌!”

 

他心里想着,你们乱开玩笑就是有礼貌了?又有点在意。

 

没有讨厌你。真的没有……

 

但还是没办法去打开门,脸上烧得通红。总觉得,被她看见太不好意思了。

 

那以后的周末,就再也没见她来过,即使她妈妈登门拜访,她也没一起来。

 

再后来他高中毕业,考上了大城市的学校。

 

离开小镇那天他郑重地告诉父亲,他决定放弃画画。其实他从小就不喜欢,只是父亲要求不敢违抗,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明白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。

 

其实父亲应该是知道的,只是放不下心里的期望,才一直逼着他学逼着他参赛。

 

他想走自己的路,他报的是新闻专业。

 

忙于学业的四年,连恋爱都无暇顾及。直到毕业开始工作,家人倒开始催起。但他总是拒绝了无数家人的安排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