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Z的进行曲(中)-训诫小说社区-圈子列表-恋疼阁-sp训诫乐园

【原创】Z的进行曲(中)

前言

错过了她情窦初开的瞬间,错过了她绽放的花季,错过了她忧伤的雨季,等到再见她已经变成了不敢认的迷人女孩。没有看到她改变的过程,也不是改变她的原因……

 

 

 

PART 03   逝去的情感

 

莫名地,他开始走入圈子,走入这个一开始就感觉不一样的小圈子。

 

在平台游荡两三个月之后,他开始在网上寻找同城的好友。

 

无意间他看到一个与他同城的女孩,他们互相加了好友,当各自聊熟了之后她提出见面,他们约定在一家餐馆,他就这么去赴约了。

 

当他来到餐馆门口,他透过玻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不知为何,这让他想起了希希。

 

希希?他想起了那个桀骜不驯的野丫头,12岁的时候还是一副男孩子的外表,现在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子了。

 

她现在一定知道了自己从来没有讨厌过她吧?

 

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联系过了,当年的野丫头现在已经18岁了,他想起自己12岁到18岁期间的变化,很多想记住的事情没有记住,很多该遗忘的过去遗忘不了……还记得她,并且有些期待能与她再次见面。

 

她小时候其实是那么的令他羡慕,那么自由,那么快乐的样子,随心所欲地捣蛋,无法无天地玩。她说美术培训班不好玩,就可以不去学美术。

 

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学画。她确实是有着极高的绘画天赋。

 

不过也许她其实什么天赋都有,但她只爱玩。

 

18岁的她会不会变得像女孩子一点?

 

他回过神来径直走进餐馆,站到了她的面前,她的眼神移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

“铮…铮哥哥?!”她带着吃惊的语气盯着他看。

 

“你是希希?”

 

“你是林阿姨家里的希希?”

 

“你是那个野人希希?”

 

…………

 

实在不敢相信,眼前穿着玫红色吊带连衣裙,留着长发,还别了一枚小花在头发上的清丽女孩是曾经的那个野丫头。

 

听着她的声音非常非常活力四射的,其中带着温婉的音调。

 

其实在眉眼间,他能认出来,即使走在街上遇到,他也能认出她来,即使她变化这么大。

 

“没想到真的是你啊,铮哥哥啊。”她不好意思的说。

 

“你什么时候转性的?”因为她变化实在太大了,所以不顾礼貌地问。

 

“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呀!”她不满地撅嘴!她居然还会撅嘴!

 

他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

当菜上来后,她吃得不亦乐乎。

 

“铮哥哥你现在工作也是画画吧,你以前画得很好的,我很喜欢你的画!”

 

其实,你画得更好。

 

他记得高三有次回去,父亲带回一份影印的图画,告诉他是希希的作品,让他学习学习,他当时抵触地没有搭理,但实际已经看清楚了。

 

“你呢?你现在还在画吗?”随口间了句。

 

“我呀?没有正式学过的还是不行,不过在我们专业里,我还是画得最好的,所以包办了所有的宣传板。还是不可能有铮哥哥你画得好的。”

 

“我已经很久不画了。”他淡淡回答。放弃了四年的东西,已经遗忘了吧。

 

“好可惜!”她一边吃一边说,“小时候妈妈让我去美术培训班,可那时候铮哥哥已经去上高中了,又不能跟你一起学,那还不如我自己玩呢!”

 

他心里一颤。

 

喜欢她吧。以前那个表里如一的野丫头他喜欢,现在这个外表经过了伪装的野丫头他还是喜欢。想起来,两家人其实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能够结缘吧?

 

到底是什么时候分岔的呢?

 

不知不觉间,似乎明明可以青梅竹马一路走来,却越走相隔得越远。

 

现在骤然又走到一起来,合适吗?

 

错过了她情窦初开的瞬间,错过了她绽放的花季,错过了她忧伤的雨季,等到再见她,已经变成了不敢认的迷人女孩。

 

没有看到她改变的过程,也不是改变她的原因。

 

不了解她,也没有被她了解。也许画画能成为交集的原因,却已经被他放弃。

 

就这样突兀地介人她的生活,合适吗?

 

 

 

PART 04   女孩的哥哥

 

吃完饭,他带她来到了预约的酒店。

 

到达房间后,他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她去了洗了个澡。

 

一切准备妥当后,他们来到床边。

 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他问。

 

她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。

 

“谁计数?”

 

害羞的她说了句,“你数吧。”

 

就这样他举起了他的手,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实践。

 

刚开始他隔着裤子打,并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听着声音,让她感到害羞。

 

他慢慢的帮她褪下裤子,她并没有什么反抗,他看见打红了的地方便轻轻揉了起来。

 

就这样边打边揉,他慢慢加大力气,她也开始感觉到疼,开始伸手去挡,他也只是按住她的手,没有说什么,她的身后也慢慢那红肿起来了。

 

看见她疼的厉害,他便住手了,给她揉了许久。问她要不要继续,感觉打了好几百下的她,摇了摇头。

 

他便继续给她揉,她问,他打多少下,他说105下。她心里想:哦,原来才一百来下,而且还没有用工具,只是用手打,看来她还是有点弱。

 

他们两个就静静的,她趴着,他慢慢的给她揉。

 

她突然光彩四溢的双眼盯着他“老实交代,有没有交女朋友?”

 

他连忙摇头。

 

“骗我吧。”

 

真的没有。如果你愿意……

 

“不过我可找了男朋友!”她的眼神变得温柔无比。“别告诉我妈!”

 

“别告诉我妈。”他想起她八岁的时候举着竹竿打树上的果子,被他看见的时候,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

她应该是喜欢他的。不会举报她捣蛋的铮哥哥,去山里玩被碰见也不用担心的铮哥哥,可以恶作剧叫他全名也不会真的生气的铮哥哥,放假回家的时候希望能见到的铮哥哥……

 

铮哥哥,一直都只是她的铮哥哥。即使六年未见她的感情也未曾变过。

 

一直都只是,哥哥……

 

他的心里一片难以抵抗的荒凉,将他袭击得溃不成军。

 

如果那时候,没有关上那扇门就好了。

 

好好念书,找什么男朋友!”他强忍着荒凉的滋味说,并且在她后面红肿的团子上又盖了一巴掌。

 

“嘶,疼~好好念书,好好恋爱!”她答得理直气壮。

 

“要找个对你好的人。”他觉得自己有点老气横秋。

 

“对我不好就甩了他!”她满不在乎。

 

他突然又释然地笑了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