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逃课惹祸-训诫小说社区-圈子列表-恋疼阁-sp训诫乐园

第二章:逃课惹祸

那是一个月后,我又背起了书包,来到了熟悉的学校,看到学校大门前的标语:学习使人进步,奋斗创造希望。

“呵呵,什么是希望?往常的幸福美满的家庭竟然就在那一刹那被打碎,失去父母的我还能指望什么?我在学校开始什么话也不说了,往常的朋友来找我玩我都是冷语相对,甚至莫名向他们嘶吼。

同学们也很关心我,他们不知道我一个月前的事,不知道为什么往常开朗的我如今会变成这样。班主任也多次找我谈话询问我的情况,我却总是装出一副痞子般的模样,根本不理睬他们的关心。

“嘿!娄敬雨!”有人在喊我,我回过头,原来是我的老同桌,他曾和我坐了高一一年的同桌,我们的关系也一直很好,不知不觉就成了朋友。

“这几天你都没来学校,怎么了啊?”他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。

可是我没理他,继续向前走。

“唉?你咋了?咋不说话啊?”他依然继续的追问着我。

我知道他很关心我,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,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感觉自己完全变了。

“哈哈,失恋了!对不对!”他说着说着自己笑了,尽管是开玩笑,但我听着这句话后一下子火了!

“你TM说谁失恋了?滚!”我猛然扭过头朝他吼道。他被我的行为吓呆了,站在那里看着潇洒离去的我。

但我的心里并不觉得潇洒,有的只是迷茫与伤痛。

那天下午,我没有去学校,我在网吧从下午一直呆到晚自习下课,我没有玩,只是两眼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。

这也是我第一次去网吧,但去网吧我也不想玩,只是感觉目前这里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。

这时,我感觉身后有人用手轻轻拍了我肩膀一下,我回过头,是姐姐。

姐姐诧异的说道:“雨雨,真的是你啊。你下午怎么没去上课?你们班主任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。”

“你管不着”我冰冷的说道。

“你们班主任给我说了你最近总是怪怪的,我知道父母的事给我们的打击很大,可是我们….”没等姐姐说完,我站起身就跑出了网吧。

回到了家里,我立马躲进了自己的房间,把屋门反锁上,紧接着姐姐也回来了,但任凭姐姐怎么敲我的屋门,我都不理睬,我用被子蒙住头,眼泪又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涌出,自从父母离开我后,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流泪了,每逢想起他们,我的心就开始疼起来,我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更无心继续读书。

“雨雨,开门啊,有什么委屈和姐姐说呀,不要一个人难受好吗?”姐姐依旧敲着我的屋门。

从小到大我有什么事都和姐姐说,如今这样,姐姐难免会很是担心。

我躲在被子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,也不知道姐姐在屋外敲了多久的门。

梦里,我回到了小时候,看到了姐姐天真可爱的面容,我在姐姐耳边说着悄悄话,妈妈在厨房准备着午饭,多么令人怀念的画面。

这一天是星期五,一起床便发现天色阴得厉害,估计有大雨来临,姐姐给我做了早饭,背起她的小单肩包拍拍我的后背说:“雨雨,我去上班了,你要好好的去上课啊,别再像上次那样了,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上伞,今天可能要下雨。”我假装点点头,其实我已经失去了继续学习的勇气,我对自己未来感到渺茫,姐姐在音乐公司上班,一个月的工资并不是很多,她还要支付着我的学费,家里的生活也要花不少钱,我难道就要让姐姐一直照顾到我找工作那天吗?我的心里的一片迷茫。中午在学校吃了午饭,我又跑出了学校,来到了网吧,找了几部电影就看起来。

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,当我看表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坏了,姐姐看我不在家一定又要担心了,尽管我现在很叛逆,但我依然不希望让姐姐白白为我操心,我提起书包匆匆跑出了网吧。

回到家里,客厅的灯亮着,姐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姐姐看我回来,问道:“雨雨,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我没能从姐姐的语气中听到异样,爱答不理的说:“没事,我今天好困先睡了。”接着就头也没回的进了我的卧室。

忽然,我听到电视机被关掉了,心中感觉有些不安,果然,姐姐来到了我的房间,坐到了我的床边看着坐在凳子上的我,姐姐开口了:“雨雨,你今天没去上课。”我一时间有些慌了,“没有…啊”,我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。

“说实话,你今天到底去上课了没有。”姐姐加重了点语气。

我低下头不说话了。

姐姐看我低着头不说话,她也没有说,但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一直在我的身上,我不敢直视她,从小以来,我是第一次对姐姐感到一丝畏惧,也许这种感觉是出于我对姐姐做的事感到愧疚。

两分钟过去了,姐姐终于又说话了:“雨雨,从小到大爸妈对你管的都比较松,即使你耍些小性子他们也都不怎么计较,你不会把这种宽容当做一种理所当然的事了吧。”尽管姐姐的语气很平和,但这些话句句说到了我心里,刺激着我。

“是又怎么了,又轮不到你管我。”我小声的顶了句。

我没敢看姐姐的眼神,也不知道姐姐现在内心的想法。

姐姐突然站了起来,“你果然是这么想的。”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后姐姐就走出了我的房间,只留下我独自的坐在那里。

等姐姐再进来时我看着她呆住了,只见她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透明尺子,我的心跳开始加速,难道姐姐是要?

“站起来。”姐姐

“若芯,…你要干吗啊。”我胆怯的说。

“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把裤子给我脱了!”姐姐忽然放大了声音。

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打过我,姐姐更是连训都没训过我,我都是把她当成一个同龄人看待,如今让我挨她的打,我怎么会好意思呢。

我站在椅子旁低着头不说话,但内心中却还微微的透漏着一份期待。

“让我给你脱是吧?”从姐姐的语气中我能感觉到姐姐真的生气了,我只好无奈地把手放到了腰带旁摆出要脱裤子的姿势。

“脱!”姐姐又一次严厉的向我命令道。一向温柔的姐姐生气起来竟然这么可怕。

没办法我只能照做了,我极不情愿地解开腰带,把我的牛仔裤褪到了膝盖处,我侧过头看姐姐。

姐姐一只手拿着尺子另一手自然的垂在腰间,眼睛中透漏出愤怒的目光直直的照射在我的身上。

“继续脱啊,看我干什么!”姐姐的语气中依然带着严厉。

我又慢慢地把裤子褪到脚踝处,我感觉下半身飘过一阵凉气。

脱掉裤子后,露出了我白白的大腿和黑色的内裤,我感觉一阵羞涩,尽管小时候常常和姐姐光着腿在一起玩耍,但毕竟现在都长大了,心里难免会觉得不好意思。

我又红着脸侧过头看姐姐,也该差不多了吧,再脱都要光身子了。

“娄敬雨,你最近是怎么了?”姐姐开口了,“天天没精神,学也不好好上。爸妈走了,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,你觉得我心里好受吗?原来,妈妈和我说过, 她说我长大了,应该学会照顾弟弟了,但谁能想到妈妈就这么突然地走了?”姐姐情绪越来越激动。

“我们原来不是好朋友吗,什么心里话都会告诉对方,可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,你一句话也不想和我多讲,我只想把你照顾好,能让你赶快从阴影里走出来,可是你却这样冷漠的对待我…… 你让我该怎么办!”姐姐最后一句声音很大很激动,一尺子狠狠地打在了她身旁的电脑桌上。

我被吓了一哆嗦,我又把头埋了下去,但我看到了姐姐的眼眶已经红了,我心里又害怕又心疼,我没想到自己的行为竟然会让姐姐如此的难受。

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顿打今天是逃不过了,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挨打,打我的人还是我最亲密的姐姐,我的心里充满了羞涩与恐惧。

“若芯,我错了。”我小声的哀求。

“错了?我不是管不着你吗,你干嘛向我认错?”姐姐仿佛在故意为难我。

我知道姐姐对我刚才说的话很是在意,其实我当时说完那句话后心里也有点后悔,但我心中确实有点那种想法,我至始至终就把姐姐当成自己的朋友看待。

“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好吧雨雨,既然你知道自己错了就乖乖的挨罚吧,把内裤脱了!”我根本没有想到姐姐会让我脱内裤,我本以为她会很不好意思,但既然她说了,我该怎么办!我的脸已经红得发烫。

“能不脱内裤吗?”我又小声哀求。

“不行。”姐姐说的很坚决。

哎,没办法了,我硬着头皮脱下了内裤。没等我反应过来,姐姐上前一把把我上半身按到了床上,我被迫用手扶着床边,身体呈九十度。我的个头不高,身体也很瘦,姐姐的力气虽然不大,但在我不敢反抗的条件下把我“制服”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我感觉自己的姿势好丢人,下半身被阵阵凉气拂过。姐姐撩起我的衬衫,一手压着我的后背,一手把尺子轻轻地贴在了我的屁屁上。

“雨雨,今天我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挨打的滋味,我打一下你报一下数,听到没!”姐姐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道。

天呐,我的心里真是又羞又怕,我的腿竟不自觉的抖动起来。

啪!一时间我感觉屁屁像被热水烫了一下一般,不过感觉还能承受,心里庆幸,挨打也就不过如此吗。

“一”我小声说。

“大点声不行吗?”

“一”我提高了点嗓门。

啪!又是重重的一下,刚才屁屁上滚烫的感觉又重新燃烧了起来。

“二”

啪!

“三”我有点受不了了,姐姐的尺子打屁屁总是打在的同一个位置,让我的疼痛感丝毫没有减弱的时间。

啪!

“啊!姐姐,换个位置打好吗?我受不了了。”

“几下了!”姐姐严厉的问。

“四下!四下了!若芯换个位置打,好痛!”我竟然还敢和姐姐提条件。

啪!!!“啊!”我大声地叫了起来,这一下出奇的重,还是打在了同一个位置。

顿时间感觉屁屁像是被火烧到了一般,疼痛的让人难以忍受。

“报数啊!怎么总是让我催你?”感觉姐姐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五,姐姐,别打这里了太疼了。”

啪!!!又是狠狠的一下。

我疼的弯曲了手臂,趴在床上,两只腿跪在地上,向姐姐哀求:“我受不了了,太疼了。”眼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。

“你给我站起来!”感觉姐姐丝毫没有同情的意思。

用尺子紧紧地贴在我的身后。我哆嗦着双腿拖着火辣辣的屁屁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。

“不会报数是吧,行!那你别报了。”姐姐的话看似让我感到解脱,但姐姐接着说道,“别怪我不给你休息的时间,是你自己不珍惜!”

啊!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“从现在起我打你二十下,你不准动,动了我们就重新打。”姐姐说的好平静。

我还不知道姐姐要干什么,只见姐姐就挥起尺子!

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…….屁屁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,疼到让人撕心裂肺。

“啊!不要!”我痛苦的喊叫道,姐姐竟然一刻也不停地打了起来,我条件反射般的再次跪倒了地上,转过身用手捂着屁屁。

“呜…若..若芯…别打了..我受不了了。”我哽咽的哀求,眼泪啪啪啪的打落下来,滴到了我的大腿上。

姐姐看我跪倒了地上,一手抓着我的胳膊又把我拖了起来。“丢不丢人啊,都大小伙子了怎么跟一个小孩子一样。刚才我说了如果动了就重新打!”

“呜….呜…若..芯..我知道错了…我不该惹你生气,我…错了…”此时的我已经泣不成声,我满脑子想的就是让姐姐赶快原谅我,不要再折磨我的屁屁了。

姐姐看着我狼狈的样子轻轻地笑了笑,“雨雨,你知道错了啊。”我呜咽的赶忙点头,以求姐姐的原谅。

“那你有什么想道歉的话我们打完再说!”

啊,竟然还要打,伴随着身后还没有消散的余痛,我大脑一片空白。

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
我紧咬着牙关,手上的青筋暴起,十指紧紧地抓着床单,我不敢再动了,只希望让着二十下赶快打完。

啪啪啪啪…在这漫长的敲打中,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床上掉,湿透了一片,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声。

屋里只能听到尺子有节奏的撞击皮肤的声音和我的哭泣声,姐姐只是专心的惩罚着我,没有说一句话。

我艰难地忍受着这地狱般的折磨。

姐姐终于停手了,屁屁上的疼痛感依旧在持续,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,我终于可以扭动一下身体了,我畅快的呼吸了一口空气,下意识用手去摸自己的屁屁。

“别摸。”姐姐轻轻地推开了我准备向后伸的手臂。

“来,往上趴点。”姐姐小心翼翼的扶着我的腰把我往床上放了放。感觉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移动的能力,我能做的只是慢慢扭动着身体来缓解屁屁上传来的疼痛。

姐姐把尺子放到了书桌上,我终于松了口气,接着姐姐站起身离开了我的房间。

我这才敢用手摸了摸疼的发烫的屁屁,但此时屁屁似乎是失去了知觉,完全感觉不到我的手的存在,我趴在床上转过头,身后是衣柜上的一面大镜子,我能从镜子中依稀看到自己屁屁的惨状,从腰部到大腿根部一片通红,上面还有一道道紫红色的尺子印,我一向娇嫩的屁屁今天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,我不忍直视,转过头把脑袋埋到了被子里,尽管我可怜的屁屁上仍感觉到火辣辣的在跳动,但我脸上的羞愧早已经超过了身体上的疼痛。

此时的我只是渴望赶快得到姐姐的原谅。

我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姐姐的脚步声,屁屁上一阵湿润,我从被子里抽出脑袋转过身看姐姐,姐姐坐在床边给我的屁屁敷上了热水浸湿的毛巾,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屁屁,我看到了姐姐红红的眼眶和微微湿润的眼睛,我心头不由一紧,然后是心酸。

“若芯,对不起。”我看着姐姐的胳膊小声地说,却不敢再抬头直视姐姐的眼睛。

姐姐的手忽然停止了刚才的抚摸。姐姐低下了头,黑褐色的长发从肩膀上垂了下来,挡住了姐姐的脸颊。看到姐姐的举动,我的心里更是一阵酸楚。

“若芯,都怪我,我不应该去网吧,你不要难过好吗。”头一次对着姐姐说这样的话,感觉心里怪怪的,但我也是希望姐姐不要再因为我伤心。

可是姐姐没有说话,只是低着头,我看不到姐姐的脸,也不知道此时的姐姐是什么样的心情。这时姐姐开口了:“雨雨……”

“嗯!”我带着焦急和期盼的语气。

“是我错了。”姐姐平静的说,然后把手轻轻的放到了我的后背上。

“啊?没有啊,是我不应该背着你去网吧的,你怎么错了?”我急忙解释,但心里却升起了一种未知的恐惧。

“雨雨,你还没有适应爸爸妈妈的离开,对吧。”姐姐这一句话问的我忽然开不了口了,的确,父母走的那天起,我根本就没打算再抱着希望继续生活,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,看不到青春应该拥有的活力,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生活的节奏要忽然的改变?为什么要让刚刚长大的的姐姐承担所有的重任,我希望姐姐能像原来那样继续无忧无虑的陪着我,而不是现在这样努力的工作奋斗,只为这个看似已经破碎了的家庭。

“雨雨,我说的对吗。”姐姐继续轻声地问着我。

我的内心无比的复杂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姐姐,只是静静的趴在那里。屋里静悄悄的,刚才挨打时的哭喊声早已烟消云散,这时听到了雨点啪嗒啪嗒的打落到窗外遮阳篷上的声音,下雨了。

我还是没有开口,姐姐也没有说话,她在等待着我的回答吗?

哗啦哗啦…雨下得越来越大,我们沉默着。姐姐拿走了放在我后背上的左手,拉过来旁边的被子盖到了我的身上。

“睡吧。”姐姐轻声地说,接着我感觉到她站起了身,我回过头看她,看到了她离开我房间的背影。我想说话,却又感觉开不了口。姐姐关掉了屋里的灯,离开了我的房间。

我趴在黑暗中睁着眼睛,听着窗外哗啦哗啦的雨声,带着身后渐渐舒缓下来的疼痛又陷入了沉思……

我被一阵雷声惊醒,外面已是瓢泼大雨,还伴随着阵阵雷声,我翻过身旁的手机看了看,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,我感觉屁屁上湿乎乎的,我把手伸进被子,才想起来那是姐姐给我敷上的毛巾,上面还有一点余热,我把毛巾拉开,但毛巾对我皮肤的摩擦使得疼痛再次慢慢升起,我用手在屁屁上摸了摸,能感觉到一条条的凸起感,哎,我可怜的屁屁一定是肿了!

我掀开被子下了床,想借着手机的微光去镜子前看看我的屁屁,我走到橱柜的镜子前,背过身对着镜子,在手机光的照射下能看到白白的屁屁上是一片暗红,上面还有一条条凸起来的宽约一厘米的暗紫色印子。

轰隆隆,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雷声,接着感觉哗啦哗啦的雨点声更加紧促了,我转过身看着卧室的窗外,站在七楼俯瞰着雨夜下的街道,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线把路面上的雨水照得晶莹透亮,能看到紧密的雨点打落到上面的波纹,双手扶着窗台,把窗户打开了一个小口,闭上眼睛聆听这暴风雨的旋律,我想起了那天躺在雨里的我,听到了周围急救人员的脚步声,忽近忽远,我也看到了眼前那些散落在雨水里零碎残骸,那是我的青春碎片吗?

我的心再次泛起了酸楚,难道,这就是我的生活吗?

不知不觉我已经在窗户前站了很久,渗进来的雨水已经打湿了我的手腕,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,此时我也感觉到了阵阵凉意,我准备关上窗户继续上床睡觉,才注意到窗户外隔壁的房间的灯似乎在开着。

咦?那里是姐姐的房间,难道若芯还没有睡觉吗?难道她?我不愿意再多想,只想去看看若芯在干吗。

我小心的关上了窗户,摸着黑踮着脚向着卧室外走,来到了客厅,看到了姐姐那个房间的门半虚掩着,还透出了亮光,果然若芯还没有睡。

我蹑手蹑脚的凑到门缝那里向里看,姐姐坐在床边上侧对着我的位置,她在看着窗外,窗户上的水珠不时的滑下,留下了一条条曲折的轨迹。

她在那里想什么呢?她为什么说自己错了,错在她不该打我?我搞不懂,我就在那里偷偷的看姐姐,没想到扶着门的手不小心一用劲门发住了声响,我赶紧把脑袋抽回来。

“雨雨?”我听到了姐姐声音。

“是你吗?雨雨。”能听出姐姐的声音很小还带着疑问。没办法被发现了,我低着头推开门,用余光看到了姐姐正在看着我,心里感觉特别尴尬,怎么说她刚刚打了我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,我刚才又在这里偷偷摸摸的。

“雨雨,你怎么没睡觉啊?屁屁很疼吗?”我摇摇头。姐姐也不说话了。

“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不睡?”我看着一边小声的问她。

“我不想睡。”姐姐也没看我。我走到了姐姐身旁,本想坐下来,但想了想我的屁屁估计会很痛,于是站到了那里。

“今天是我不对……可是你说你错了。”我低着头看着姐姐的脚嘀咕道。

“雨雨,明天我们去河堤公园野餐吧!”

姐姐一句话把我说蒙了,她怎么忽然这么说?

“啊?”

“是我不对,我总是把你想象的很坚强,以为你早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了,我平时只是上班,也很少和你说话……雨雨…对不起。”姐姐拉住了我的手。

听了姐姐这么说,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自责了。

“若芯……”我的眼睛瞬间湿润了,一阵心酸涌上心头,我不顾身上的疼痛,坐到了姐姐的身旁,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姐姐握住我的手。

“若芯…呜…我..我以后不会让你…呜..为我担心了。”我呜咽着

手使劲的握住了姐姐,眼泪滴落到了我们俩的手上。

姐姐好像也哭了,侧过头靠到了我的脸颊上,我感觉心里好温暖,仿佛又找到了童年和姐姐一起玩耍的感觉。

“站起来!”姐姐一句话把我从甜蜜的梦境中拉了回来。

“为什么啊?”我问姐姐。

“让我看看你的伤。”姐姐这一句话才让我反应过来屁屁上传来的疼痛,我赶紧站了起来。

“若芯,别看了,好多了。”我感觉很害羞。

“让我看看。”姐姐试图伸手过来脱我的内裤。

“别啊!”我条件反射般的向旁边一闪。姐姐抓我的手落了空。可等我我侧过头看姐姐时她正在嘟着嘴用不满的眼神看着我。

“别看了好不好,我感觉好丢人。”我看着姐姐,脸上直发烫。但姐姐不说话,就是用那腹黑的眼神盯着我。

“诶呀,别了,若芯,真的好多了。”我依然红着脸。

“哦,是吗,你很害羞吗,可是我记得刚才好像只打了你十五下,还有五下怎么办呢?姐姐的语气带着调侃,说得让我一愣。

“啊?怎么会!”

“不脱就算啦,你过来,我把这五下补上!”说完,姐姐脱下了脚上的拖鞋握在手里,依然那副表情看着我。

“哎呀好吧,我脱!”我知道姐姐是在和我开玩笑,但也没办法,姐姐也是关心我啊,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的,而且刚才我的屁屁早已经被她三百六十度看了个够,也不差这一会了。我背对着姐姐,慢慢的脱下了内裤。内裤边缘从皮肤上划过,依然让我感觉到摩擦带来的刺痛感。

姐姐看到我屁屁上的伤痕,一定心里也很难过。

“雨雨,对不起啊,把你打得这么重,很疼吧。”

“早都好多了!”我还假装的很轻松。

“若芯,咱们睡觉吧,我好困。”我紧接着说。

“嗯!好好睡一觉吧,明天咱们去野餐!”姐姐和我的心情貌似都好多了,她把我送回了我的卧室,我爬到了床上,她给我盖上了被子,然后上来抱了我一下。

“晚安,雨雨。”

“晚安。”我带着甜蜜的心情听着外面的雨声入睡了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